[2019.12][试刊][热点聚焦] “思想自由”不复存在?看复旦大学修改章程

事件概要 2019年12月17日,教育部发文《教育部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修改了复旦大学章程的一系列条文,在社会上引起关注和反响。 文本对比(请放心,是GitHub链接) https://github. com/HDYA/constitu-tion-of-fudan-uni-versity/pull/1/files 网络反响 知乎: 微博 力量博弈 复旦学生食堂唱校歌抗议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SBcSzZL-eY 葱油讨论 网友 ikuyui: 取决于复旦学生们怎么想,其他人能做的并不是很多。 89年之前学生在学校里抗议游行的不少,但到了考试的时间就缓和下来,过了一个假期就消停了。像是89年那样的阵势,是让学生们以放弃个人前途的代价,去喊出政治诉求,而且还失败了。而如今的复旦学生,如果没有“为被谈话学生争取权益,哪怕考试不顺,人生受到影响都在所 不辞”的觉悟的话,最后也是大概率不了了之。 官方禁止评价这件事情,就是想冷处理,等到学生自己散开。而且上海的学生特别“拎得清”,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撇清关系。反正我们都是高材生,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做个“人上人”有什么不好的,对吧? 对比中日战争时期,蔡元培为了保护学生不被逮捕,是直接和蒋介石掐起来的。复旦学生看到学校的校训被官僚绑架,真正想要保护它的话,至少要做到逼迫校领导滚下台。学校食堂唱歌不过是一群人抱团取暖,是校领导除了视察之外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怎么说也要包围领导办公楼,要求其给个说法才行。 最后的最后,说一些话给可能出现的和理非、勇武派们:不分化,不篤灰,不割席。 网友 仲长若谷: 唱的人多了 他们就聊不过来了 这就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办法 上面说的是远期的 未来一定会发生的 短期内我们和这些学生们还会被扣上“少数异见人士”的帽子 但没有关系 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去清晰自己的观点 同时锻炼 自己面对打压的能力和应对策略 而不是去回避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热点聚焦]“温暖传遍全身”,看习近平访澳

奇闻共赏 疑车无据? 倾国倾城 主席看不到的澳门一角 不合作运动 葱油讨论 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可以认为一国两制在澳门是成功的吗? 葱油 蕭國琦: 不是「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了,是「温水煮蛙」在澳門成功了。1966年中共紅衛兵在澳門引起暴動,史稱「一二三事件」,葡澳政府鎮暴失敗後澳門經濟一落千丈,澳門回歸之後澳共政府開放賭權令澳門經濟復蘇,令很多澳門人甘願當韭菜,連23條通過也沒有太大反應。紅衛兵在1967年也煽動了工人暴動,史稱「六七暴動」。 不過當時的港英政府成功在對普通市民造成最少影響的前提下制止了暴亂。紅衛兵在香港放的炸彈(俗稱為「土製菠蘿」)炸死了不少普通市民,令香港人產生了對中共的恐懼和憎恨。暴亂後政府積極宣傳「香港是我家」的概念,培養香港人自身的身份認同。回歸後自然不會隨便當韭菜。 葱油 spark808: 都失败了,或者说本来就不存在一国两制这回事。 一国两制包括一国、两制两个层面。如你所说,澳门很少大游行抗争,乖得很,“一国”可谓做得很好,可是两制呢?很明显的一点,二十三条立法于2009年完成,至今又十年过去了,双普选什么时候落实呢?可见中共的“一国两制”,后面两个字是个幌子和装饰物,是用来掩护它将港澳内地化的种种下流操作的。 这就好比说“社会主义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功”一样,不能因为被强力手段维稳了,你就要接受他那一套说辞。本质上,它既不成功,也不是社会主义。 澳门人到底怎么看香港的? 葱油 維尼的主人: 身邊不少澳門年輕朋友超過一半可 以體諒香港目前的處境但他們卻不一定理解做法,而老一輩也確實很糞,糞的是香港人這麼不自愛,把天朝恩賜的隨意摒棄,學人搞革命,恨不得鬧事的人被打靶的惡毒想法。而事實澳門的自我審查已經 高到一個嚇人的點,七月的時候,本人去了澳門住,當時飯店正播放台灣關於香港反送中片段,竟然直接黑屏,以:版權問題不提供畫面,只聽到聲音的方式呈現。 就可以知道多少澳門人被蒙在鼓裡,甚至不比內地人知道得更多。 不過清醒的人透過其他渠道還是知道了真相,甚至已經對政府絕望,不打算回去。而目前澳門政府和大陸越綑越緊根本無法分離,每年派錢一萬幾千以為可以化解民怨,其實只是冷水煮青蛙,他們以為自己置身事外看到目前香港的狀況雖然心有戚戚焉卻又慶幸倒霉的不是自己,特區地位仿佛比其他大陸人又高人一等的自我麻醉中。 葱油 Melodykuromi: 以前曾被香港人看不起所以有點不喜歡,現在長大了明白不是香不香港人的 問題而是人的本質問題,那年只是剛好遇到不好的人。 基本上對澳門完全絕望,不過也不能怪太多,因為澳門經濟的確是靠賭權開放發展起來,而且一二三運動的成功,地方太小容易管理,所以我覺得肯定不可避免赤化(我認為只有經濟變得好差才可能有一絲絲不滿情緒) 有一些擦邊界的文藝創作也ok,我覺得就是看準澳門弄不起大風浪所以大部分時間掙一眼閉一眼(不過Winnie the pooh一出現就超大舉動) 現在和內地差不多基本上公開隨便說話有可能有麻煩,如果是在一些中資背景的賭場酒店工作更要小心,而且因為地方太小,基本上名字一臭就肯定全城知道。 現在至少至親的人都偏黃,其實澳門也是有不少比較黃的人,只是環境因素令大家都裝歲靜派。 我對於香港運動是希望成功,而且心中可能是希望澳門也一起下行,讓大家都醒來,不過有可能餓死也不會醒來就是了。

Continue reading
/* mou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