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试刊][特色笑话]图文讽刺

1. 这还用谈吗? 2. 四大悲剧 王朔:《中国最悲催的事》 一、好不容易建立新中国,结果新中国饿死的人比抗日战争牺牲的还多。 二、战死上千万同胞推翻中华民国,却发现国民党比共产党更人性文明。 三、发现当初的四大家族,其实还没有现在我党的处级干部有钱。 四、党官带领我们反美反西方,却发现他们的后代 全都移民美国了。 3. 苏联再现 4. 马克思:“我怎么变东方人了” 5. 无所不能的美帝 6. 牟林瀚谈担当 7. 无神论与曲线信仰 8. “自由自在” 9.民众自有判断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书海拾贝]阿Q正传——序

作者:鲁迅 我要给阿Q做正传,已经不止一两年了。但一面要做,一面又往回想,这足见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因为从来不朽之笔,须传不朽之人,于是人以文传,文以人传——究竟谁靠谁传,渐渐的不甚了然起来,而终于归接到传阿Q,仿佛思想里有鬼似的。 然而要做这一篇速朽的文章,才下笔,便感到万分的困难了。第一是文章的名目。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这原是应该极注意的。传的名目很繁多:列传,自传,内传,外传,别传,家传,小传……,而可惜都不合。“列传”么,这一篇并非和许多阔人排在“正史”里;“自传”么,我又并非就是阿Q。说是“外传”,“内传”在那里呢?倘用“内传”,阿Q又决不是神仙。“别传”呢,阿Q实在未曾有大总统上谕宣付国史馆立“本传”——虽说英国正史上并无“博徒列传” ,而文豪迭更司也做过《博徒别传》这一部书,但文豪则可,在我辈却不可。其次是“家传”,则我既不知与阿Q是否同宗,也未曾受他子孙的拜托;或“小传”,则阿Q又更无别的“大传”了。总而言之,这一篇也便是“本传”,但从我的文章着想,因为文体卑下,是“引车卖浆者流”所用的话,所以不敢僭称,便从不入三教九流的小说家所谓“闲话休题言归正传”这一句套话里,取出“正传”两个字来,作为名目,即使与古人所撰《书法正传》的“正传”字面上很相混,也顾不得了。 第二,立传的通例,开首大抵该是“某,字某,某地人也”,而我并不知道阿Q姓什么。有一回,他似乎是姓赵,但第二日便模糊了。那是赵太爷的儿子进了秀才的时候,锣声镗镗的报到村里来,阿Q正喝了两碗黄酒,便手舞足蹈的说,这于他也很光采,因为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细细的排起来他还比秀才长三辈呢。其时几个旁听人倒也肃然的有些起敬了。那知道第二天,地保便叫阿Q到赵太爷家里去;太爷一见,满脸溅朱,喝道: “阿Q,你这浑小子!你说我是你的本家么?” 阿Q不开口。 赵太爷愈看愈生气了,抢进几步说:“你敢胡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本家?你姓赵么?” 阿Q不开口,想往后退了;赵太爷跳过去,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 阿Q并没有抗辩他确凿姓赵,只用手摸着左颊,和地保退出去了;外面又被地保训斥了一番,谢了地保二百文酒钱。知道的人都说阿Q太荒唐,自己去招打;他大约未必姓赵,即使真姓赵,有赵太爷在这里,也不该如此胡说的。此后便再没有人提起他的氏族来,所以我终于不知道阿Q究竟什么姓。 第三,我又不知道阿Q的名字是怎么写的。他活着的时候,人都叫他阿Quei,死了以后,便没有一个人再叫阿Quei了,那里还会有“著之竹帛”的事。若论“著之竹帛”,这篇文章要算第一次,所以先遇着了这第一个难关。我曾仔细想:阿Quei,阿桂还是阿贵呢?倘使他号月亭,或者在八月间做过生日,那一定是阿桂了;而他既没有号——也许有号,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又未尝散过生日征文的帖子:写作阿桂,是武断的。又倘使他有一位老兄或令弟叫阿富,那一定是阿贵了;而他又只是一个人:写作阿贵,也没有佐证的。其余音Quei的偏僻字样,更加凑不上了。先前,我也曾问过赵太爷的儿子茂才先生,谁料博雅如此公,竟也茫然,但据结论说,是因为陈独秀办了《新青年》提倡洋字,所以国粹沦亡,无可查考了。我的最后的手段,只有托一个同乡去查阿Q犯事的案卷,八个月之后才有回信,说案卷里并无与阿Quei的声音相近的人。我虽不知道是真没有,还是没有查,然而也再没有别的方法了。生怕注音字母还未通行,只好用了“洋字”,照英国流行的拼法写他为阿Quei,略作阿Q。这近于盲从《新青年》,自己也很抱歉,但茂才公尚且不知,我还有什么好办法呢。 第四,是阿Q的籍贯了。倘他姓赵,则据现在好称郡望的老例,可以照《郡名百家姓》上的注解,说是“陇西天水人也”,但可惜这姓是不甚可靠的,因此籍贯也就有些决不定。他虽然多住未庄,然而也常常宿在别处,不能说是未庄人,即使说是“未庄人也”,也仍然有乖史法的。 我所聊以自慰的,是还有一个“阿”字非常正确,绝无附会假借的缺点,颇可以就正于通人。至于其余,却都非浅学所能穿凿,只希望有“历史癖与考据癖”的胡适之先生的门人们,将来或者能够寻出许多新端绪来,但是我这《阿Q正传》到那时却又怕早经消灭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热点聚焦] “思想自由”不复存在?看复旦大学修改章程

事件概要 2019年12月17日,教育部发文《教育部关于同意复旦大学章程部分条款修改的批复》,修改了复旦大学章程的一系列条文,在社会上引起关注和反响。 文本对比(请放心,是GitHub链接) https://github. com/HDYA/constitu-tion-of-fudan-uni-versity/pull/1/files 网络反响 知乎: 微博 力量博弈 复旦学生食堂唱校歌抗议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SBcSzZL-eY 葱油讨论 网友 ikuyui: 取决于复旦学生们怎么想,其他人能做的并不是很多。 89年之前学生在学校里抗议游行的不少,但到了考试的时间就缓和下来,过了一个假期就消停了。像是89年那样的阵势,是让学生们以放弃个人前途的代价,去喊出政治诉求,而且还失败了。而如今的复旦学生,如果没有“为被谈话学生争取权益,哪怕考试不顺,人生受到影响都在所 不辞”的觉悟的话,最后也是大概率不了了之。 官方禁止评价这件事情,就是想冷处理,等到学生自己散开。而且上海的学生特别“拎得清”,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一看形势不对,赶紧撇清关系。反正我们都是高材生,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做个“人上人”有什么不好的,对吧? 对比中日战争时期,蔡元培为了保护学生不被逮捕,是直接和蒋介石掐起来的。复旦学生看到学校的校训被官僚绑架,真正想要保护它的话,至少要做到逼迫校领导滚下台。学校食堂唱歌不过是一群人抱团取暖,是校领导除了视察之外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怎么说也要包围领导办公楼,要求其给个说法才行。 最后的最后,说一些话给可能出现的和理非、勇武派们:不分化,不篤灰,不割席。 网友 仲长若谷: 唱的人多了 他们就聊不过来了 这就是最好的保护自己的办法 上面说的是远期的 未来一定会发生的 短期内我们和这些学生们还会被扣上“少数异见人士”的帽子 但没有关系 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去清晰自己的观点 同时锻炼 自己面对打压的能力和应对策略 而不是去回避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热点聚焦]“温暖传遍全身”,看习近平访澳

奇闻共赏 疑车无据? 倾国倾城 主席看不到的澳门一角 不合作运动 葱油讨论 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可以认为一国两制在澳门是成功的吗? 葱油 蕭國琦: 不是「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了,是「温水煮蛙」在澳門成功了。1966年中共紅衛兵在澳門引起暴動,史稱「一二三事件」,葡澳政府鎮暴失敗後澳門經濟一落千丈,澳門回歸之後澳共政府開放賭權令澳門經濟復蘇,令很多澳門人甘願當韭菜,連23條通過也沒有太大反應。紅衛兵在1967年也煽動了工人暴動,史稱「六七暴動」。 不過當時的港英政府成功在對普通市民造成最少影響的前提下制止了暴亂。紅衛兵在香港放的炸彈(俗稱為「土製菠蘿」)炸死了不少普通市民,令香港人產生了對中共的恐懼和憎恨。暴亂後政府積極宣傳「香港是我家」的概念,培養香港人自身的身份認同。回歸後自然不會隨便當韭菜。 葱油 spark808: 都失败了,或者说本来就不存在一国两制这回事。 一国两制包括一国、两制两个层面。如你所说,澳门很少大游行抗争,乖得很,“一国”可谓做得很好,可是两制呢?很明显的一点,二十三条立法于2009年完成,至今又十年过去了,双普选什么时候落实呢?可见中共的“一国两制”,后面两个字是个幌子和装饰物,是用来掩护它将港澳内地化的种种下流操作的。 这就好比说“社会主义在中国取得巨大成功”一样,不能因为被强力手段维稳了,你就要接受他那一套说辞。本质上,它既不成功,也不是社会主义。 澳门人到底怎么看香港的? 葱油 維尼的主人: 身邊不少澳門年輕朋友超過一半可 以體諒香港目前的處境但他們卻不一定理解做法,而老一輩也確實很糞,糞的是香港人這麼不自愛,把天朝恩賜的隨意摒棄,學人搞革命,恨不得鬧事的人被打靶的惡毒想法。而事實澳門的自我審查已經 高到一個嚇人的點,七月的時候,本人去了澳門住,當時飯店正播放台灣關於香港反送中片段,竟然直接黑屏,以:版權問題不提供畫面,只聽到聲音的方式呈現。 就可以知道多少澳門人被蒙在鼓裡,甚至不比內地人知道得更多。 不過清醒的人透過其他渠道還是知道了真相,甚至已經對政府絕望,不打算回去。而目前澳門政府和大陸越綑越緊根本無法分離,每年派錢一萬幾千以為可以化解民怨,其實只是冷水煮青蛙,他們以為自己置身事外看到目前香港的狀況雖然心有戚戚焉卻又慶幸倒霉的不是自己,特區地位仿佛比其他大陸人又高人一等的自我麻醉中。 葱油 Melodykuromi: 以前曾被香港人看不起所以有點不喜歡,現在長大了明白不是香不香港人的 問題而是人的本質問題,那年只是剛好遇到不好的人。 基本上對澳門完全絕望,不過也不能怪太多,因為澳門經濟的確是靠賭權開放發展起來,而且一二三運動的成功,地方太小容易管理,所以我覺得肯定不可避免赤化(我認為只有經濟變得好差才可能有一絲絲不滿情緒) 有一些擦邊界的文藝創作也ok,我覺得就是看準澳門弄不起大風浪所以大部分時間掙一眼閉一眼(不過Winnie the pooh一出現就超大舉動) 現在和內地差不多基本上公開隨便說話有可能有麻煩,如果是在一些中資背景的賭場酒店工作更要小心,而且因為地方太小,基本上名字一臭就肯定全城知道。 現在至少至親的人都偏黃,其實澳門也是有不少比較黃的人,只是環境因素令大家都裝歲靜派。 我對於香港運動是希望成功,而且心中可能是希望澳門也一起下行,讓大家都醒來,不過有可能餓死也不會醒來就是了。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404幸存者]如果牟林翰之流从政让人想想都不寒而栗

作者:曹习华  这两天手机刷屏的是北大女生包丽自杀事件,背后带出来的其男友牟林翰在整个事件中的表现,不仅让人神共愤,更让人不寒而栗。 此篇文章此所以拟为《万一牟林翰之流从政让人想想都不寒而栗》,是因为牟林翰是北大学生会副主席,在他与女友包丽交往期间的细节中,如何控制对方,如何在学生会弄权,皆有所涉及和展现。并且根据他的北大招牌和专业,毕业后最大概率就是从政。又由于他是北大学生会副主席,支教组织者,优秀学生会干部、三好学生,加上金融高管父亲的运作,就像能降分入读北大一样,极有可能会成为最高级的选调生,这样的选调生,往往仕途一帆风顺,年纪轻轻可能就是绝大多数公务员退休时也需要仰望的上级。 但这样的牟林翰,表面看是优秀三好学生,有担当的学生优秀干部,硕士免试直通,而背后透过女友自杀事件,看到的是一个封建、自私、冷漠、无情、残忍的人渣!一个把肮脏的官场文化带进高校(或者高校官场文化本身如此)玩弄权术的卑鄙之徒!甚至可能还是一个利用各种关系混在北大的关系户! 说牟林翰封建,一说谁都明白。今天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牟林翰本人也是妥妥的九零后,读的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放包容的北大,但他的骨子里哪里有一点现代意识,竟然纠结于女友不是处女。这样一个当今的北大学生,让我感觉到他是从一个世纪前的坟墓里爬出来的卫道士,但就是一百年前的北大,也正因为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北大学子也解放思想,冲破了封建礼教的束缚啊。 说牟林翰自私,女友有前男友,自已也有前女友,怎么就觉得自已吃亏了呢?如果纠结于女友不是处女,确实有处女情节,大不了可以分手啊。后来包丽在与牟林翰交往中,感觉到的不是爱情的甜蜜,而不是无限的痛苦,也提出分手,但牟林翰竟然以假自杀欺骗对方,要求对方跟自已在一起。谁也没有想到,九零后给年长的整体感觉都是萌萌的甚至佛系的,善良的真诚的,但在牟林翰与包丽的恋爱中,看到的是牟林翰的算计和虚伪,欺瞒和控制。 说牟林翰残忍,只能说残忍到变态,残忍到人性的丧失。他要求女友叫他主人,他叫女友是狗。他要求女友为他堕胎、绝育,留下输卵管给他,来证明离开他之后“不会再找别人了”,甚至说要包丽用极端的割腕、吃药等方式证明对他的爱。这里面别说爱情,连人间广义的爱都没有了。没有对女友丝毫的怜惜和呵护,只有对女友身心无尽的摧残。任何正常人看到这些细节,都是替包丽悲哀为牟林翰愤怒。 说到牟林翰冷漠无情,包丽母亲透露,包丽服药后,牟林翰赶到现场对北大老师说包丽“没事了,在睡觉”。包丽妈妈从事发当天的录像中看到,在医院门口下出租车时,包丽已经丧失独立行走能力,此时牟林翰采取拖拽的方式,将包丽拖进医院,自始至终没有抱起或者背起包丽。包丽妈妈说,看到女儿被人这样对待,“心都碎了”。包丽妈妈与牟林翰在医院碰面,牟林翰不仅没有宽慰包丽妈妈,还在有老师在场的情况下,抓住包丽妈妈的肩膀大力摇晃,大声称“你的女儿是个骗子”,“你的女儿不自爱”。 10月9号包丽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送进医院,到12月份被医院宣布脑死亡。牟林翰一个多月没有来医院看望过他口中“一辈子最爱”的女孩。整个期间看不到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内疚和歉意、陪伴和照顾。 谁又会想到, 一个北大学生会副主席,一个优秀学生会干部,一个北大三好学生,撕去他这些光鲜华丽的外表,竟然是一个人性全无的魔鬼。如果没有包丽的自杀和事件造成的影响,这种人还会继续书写自已的人生“华章”,真是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在2012年的一次研讨会上语出惊人,沉痛提出:“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而透过牟林翰,正是钱理群教授命中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作为一名求学的学生,他不是汲汲于学问,而是热衷名利,还教女友怎么弄权,一起混学生会。而这种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寄知识和专业服务国家和社会,而是要混进体制内当官弄权。所以他们在其他同学埋头学习以报效国家和社会时,他们在学习包装自已,把自已塑造成政治表现积极的学生会干部,而实则人性扭曲缺失,痴迷崇拜权力。 有网友推测,贵为牟林翰某省政策性银行行长的父亲,早就为他规划好了人生之路。博雅计划进北大→政府管理学院→进学生会→学生会干部→学生会副主席→完美社工履历→支教保研→选调生进入仕途。如今北大清华的平民子弟越来越少了,想一想,当一群牟林翰之类的父辈用尽各种手段把后代送进名校,当这种顶着名校光环,有学生会主席身份加持,又是选调生入仕,当我们的权力机构充斥着一群这样的伪君子,当他们坐在主席台上冠冕堂皇给人们讲崇高的理想信念、讲廉洁自律,讲道德建设,想想都是不寒而栗。 参考文章:1、《“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南方周末》微信公众号2、《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来自网络

Continue reading

[2019.12][试刊][针砭时弊]从茂名游行看到更多

@ 刘水巳 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微博上便出现了茂名一位民众的控诉,原文如下: “政府不顾村民死活,强行在广东省茂名市化州县文楼林场修建火葬场,文楼镇全体人民反抗却遭遇警员镇压,乱抓人,还打人!天理何在?法律何在?特警已经打伤几个学生了。还有老人,特警拿石头扔民众,视频发布出去,求求哪位高官救救我们小镇吧” 不过自然,我也不用寄希望于再看到这条微博的出现了,或许目前为止还有人不知道起因是怎样的,那么大概如下介绍一下: 十一月十日到二十四日,茂名市政府在网站上对建造“化州市人文 生态园建设项目”进行公示,二十四日是,在公示即将结束时修改为“化州市人文生态园项目(含殡仪馆)”,却被浏览的民众发现,激起民愤,导致逐步扩大的游行,直到二十八日发生警民冲突,事件已经在广东省造成较大影响。 在这之后,很多民众将当地警察使用水炮、催泪弹和特警投掷石块 的视频传到微博上,虽然一如既往的存活不久,但在这些微博的评论区里,我们却看到了很多值得我们分析或是思考的文字。 其中一位评论者的观点在不到半小时的存留时间里收到了百余个 赞,原话如下: “我一个一向反对香港人游行的人,忽然开始明白他们是因为什么” 这句话的确很值得我们思考,茂名的游行无疑改变了很多人对游行的看法,茂名比香港离我们更近,更能使我们有相同的感触,过去看到香港游行,大多数大陆人在姓党的媒体下面只能看到“乱” 与“暴”,而很少能了解到本质上是什么导致了“乱”和“暴”, 大陆人的民族主义与少部分人偏向极端化的思想致使中国人往往谈 到香港就难以怀着公正的心理看待问题,然而当警察的暴力和政府 的不顾民意真正发生在大陆内部的时候,就没有人会再说:维持茂名稳定,保证政策落实,强行恢复秩序实在是合理的。在茂名的反 抗活动中,暴力并不比香港要少,这场游行里,面对特警用警用装甲车拦路并威胁民众的行为,民众直接将警车推翻,逃脱出去,但即使在言论限制如此严重的大陆,也几乎没有看到任何评论认为,警察使用水炮、扔 催泪弹、投掷砖块的行为合理合法。 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情并不再是过去香港问题里,说一句话仅仅是说一句话,发一句”支持警察“仅仅是说说,现在,对这样一场游行的评论,关系到你认为如果你自己发现家门口的”人文生态园“里带着个火葬场,你会是怎样的反应,更关系到当你游行反对这个火葬场盖在生态园里时,你希望是政府停止这种行为,还是政府带着警察来驱散你,过去反修《例》,修的什么例,怎么个修例,鲜有人知道,这既然不是我身边的《例》,我只要说几句支持镇压,反对西方民主,也不见得有什么影响,然而如今,一旦我今天支持这场镇压,明天我的家门口就可能被政府强行做同样的事情,没有人希望自家附近的生态园里带上殡仪馆,因此没有人再会以任何方式支持警察和政府,本质上,大凡反对游行,想要免于暴力是绝不可能的,没有人是闲得无事去做,既然大批的民众都已经有了上街发起游行的决心和愤怒,就不可能没有人心态崩溃,做出极端举动,如同茂名的游行者,在看到特警在街边投掷砖头时,捡起砖头直接回击,但大多数的评论者依然坚定地支持回击,甚至有人这样评论: “ 堂堂一个警察,对着群众队伍没有目标开始打砸,和土匪抢劫没大区别了吧? ” 当被威胁到利益的人不是对岸的人,而是自己,隔岸观火的心态就全然消失了,再往前走,面对藏民抗议,新疆抗议,其中甚至有数起和平抗议,大陆的“评论人士”往往深恶痛绝,甚至大有”灭族“之势,而真正到了武汉阳逻抗议、山东大学事件抗议、山西煤矿抗议,这些”评论人士“便再不说话,而敢于发声的民众,则真真正正地表达出了对政府的愤怒、对民众的支持。 究其根本,是事不关己时,热衷于”七生报国“的”受支持的“网络评论者,往往在评论界大放异彩,带动情绪,而支持却又不敢反对,同时并没有真正被侵犯切身利益的人,往往还是沉默。 回到茂名,当更多人切实地体会到了警暴、政府不作为、暴力压制与欺骗是怎样侵犯自己地切身利益时,更多原本的”沉默的反对者“选择发声,为民众抗诉其实归根结底是一个问题: 当火烧在对岸,很多人依旧笑着喝茶,但绝不会有人说:我不怕火烧死我自己,我愿意让着火烧到自己家中来。

Continue reading
/* mouse */